收藏本站  『 网站始于2010年 』   联系孙老师 | 投稿说明 | 标签云

海南沉香的坎坷命运

2020-07-31 责任编辑:孙老师 来源:沉香结缘网 人气:

孙老师沉香

  “沉水香,孕结古树腹中,生深山之内,或隐或现,其灵异不可测,似不欲为人知者。识香者名为香仔,数十为群,构巢于山谷间,相率祈祷山神,分行采购,犯虎豹,触蛇虺,殆所不免。及获香树,其在根在干在枝,外不能见,香仔以斧敲其根而听之,即知其结于何处,破树而取焉。其诀不可得而传,又若天生此种,不使香之终于埋没也。然树必百年而始结,又百年而始成,虽天地不爱其宝,而取之无尽,亦生之易穷。香之难得有由然也。百岁深岩老树根,敲根谛听水沉存:太平神岳怀怀久,敬出名香贡九阍。”

——明《琼黎风俗图》

明《琼黎风俗图》
 

公元前110年,汉武帝刘彻平定南越之后,在南越地区设置交阯刺史部,分置南海、苍梧、郁林、合浦、交阯、九真、日南、珠崖、儋耳九郡。其中,珠崖和儋耳两郡在海南岛。自东汉至北魏时期,海南岛改称珠崖州。此后,陈朝、北齐、北周时期,唐朝、五代十国时期,均在海南岛设立行政建置崖州。两宋和元明清,则变建置为琼州。后人在沉香贸易中,为了区分产地,就约定俗成的把产于海南的沉香,称为“崖香”或“琼脂”。人类使用沉香已有6000多年的悠久历史,尤其在盛唐时期风靡全国。当时经济繁荣、海路通达、佛教兴盛,社会上下,用香风气趋于普及。

海南古时也被称为香洲。南朝《述异记》曰:“香洲在朱崖郡,洲中出诸异香,往往不知其名”。沉香的形成需要时间野生白木香树在没有人为刀斫的情况下结为沉香的“百无一、二”。黎人早就摸清了白木香树伤口遇水会结沉香的规律,有时会进山用刀砍斫香树枝干,让香树伤口经过一年两季雨水的浸渍,在伤口处结出沉香,黎人再进山锯下结有沉香的一节带回家,刮去白木,剩下的就是沉香。用这种方法获得的沉香有:焚烧后气味极为清烈的“鹧鸪斑”、适合人药用的“黄沉”、依木皮而结的“青桂”、埋在土中时间长而不待削刮就成薄香片的“龙鳞”、削刮后自动卷曲而且咀之柔韧的“白蜡”。

海南进贡特产从汉朝开始,一直持续到明朝从未间断。《太平广记·草木》则记述了一件有关沉香的历史趣事:唐贞观五年,唐太宗召见冼夫人之孙、高州首领冯盎。冯盎借机进贡沉香给唐太宗。唐太宗问冯盎云:“卿宅去沉香远近?”对曰:“宅左右即出香树,然其生者无香,唯朽者始香矣。”这就是著名的千古一帝论沉香的历史故事。

宋代时,归州县管辖的“熟黎”需要上交赋税。而居住在黎峒的“生黎”不属于州县管辖,就不需要上交赋税。然而黎地地处海外,天高皇帝远,州郡常巧立名目,“欺敝诡伪”之事层出不穷。琼崖四洲远在海外,徭役赋税从来不按法度执行。其中所出的沉香,奇珍怪宝,搜刮无度,百姓无处申诉,不堪其扰,甚至相互煽动,打砸抢劫,产生暴乱。两宋时官吏采办沉香的腐败行为,把海南沉香无辜的推上了奢侈的平台,也由此加剧了沉香生态链的断裂。直到雍正时期把地产物料编入到正式赋税里抵扣税征。而海南上贡为赋税的物料特产里就有沉香。

历史上与海南沉香结缘的两位名人,一个是北宋时期的宰相丁谓,另一个是唐宋八大家之一苏东坡,这两位与海南沉香的缘分之奇妙难以想象。

北宋年间,宰相丁谓被贬为崖州司户,本以为在海南生活无所望,但在琼两年间,他接触和了解琼南风物,对崖州的沉香推崇备至,是有史记载的第一个建立海南沉香地位的人。其所撰的《天香传》写道:“琼管之地,黎母山酋之四部境域,皆枕山麓,香多出此山,甲于天下。”

苏东坡谪居海南时写道:“海南多荒田,俗以贸香为业……民无用物,珍怪是殖。播厥薰木,腐余是穑。”说的是当时海南居民以沉香交易换取生活所需,以及当地居民砍木采香的情景。《沉香山子赋》是宋代苏轼为其弟苏辙的生日而写的,内容是以海南沉香的品质,寄寓于苏辙文辞质美,使读者如闻其香:“古者以芸为香,以兰为芬,以郁鬯为裸,以脂萧为焚,以椒为涂,以蕙为薰。杜衡带屈,菖蒲荐文。麝多忌而本羶,苏合若芗而实荤。嗟吾知之几何,为六入之所分。方根尘之起灭,常颠倒其天君。每求似于仿佛,或鼻劳而妄闻。独沉水为近正,可以配薝卜而并云。矧儋崖之异产,实超然而不群。即金坚而玉润,亦鹤骨而龙筋。惟膏液之内足,故把握而兼斤。顾占城之枯朽,宜爨釜而燎蚊。宛彼小山,巉然可欣。如太华之倚天,象小孤之插云。往寿子之生朝,以写我之老勤。子方面壁以终日,岂亦归田而自耘。幸置此于几席,养幽芳于帨帉。无一往之发烈,有无穷之氤氲。盖非独以饮东坡之寿,亦所以食黎人之芹也。”

海南沉香的坎坷命运
 

在《和陶拟古九首》这首诗中,“沉香作庭燎,甲煎粉相和。岂若炷微火,萦烟嫋清歌。贪人无饥饱,胡椒亦求多。朱刘两狂子,陨坠如风花。本欲竭泽渔,奈此明年何。”苏东坡批判了当地朱刘官员两人,狂砍沉香取利,一定会造成严重后果,可想在两宋时期海南就有了乱伐沉香的先例,当时从黎峒贩卖到中原地区的沉香的价格就已被哄抬到“与白金等”、“一片万钱”。

不过历史也回答了苏东坡的担心。明清时期,海南沉香采砍更为严重,顺治五年(1648年),清兵占领琼州。1652年,清兵大量渡海,真正统治海南,设立琼州府。据《琼州府志》载:“(官兵)或借官司名色,或借差吏横眉,饬取贡香、珠料、花梨……等货,奔走无期,犹索脚步陋规,膏脂尽竭。”此类扰民恶行,在清一代地方志中比比皆是。也有刚正之士振臂高呼,为民请命。康熙七年(1668年),任崖州知州的张擢士,不惜冒犯权贵,呈递状纸《张擢士请免供香》书,书曰:“琼郡半属生黎,山大林深,载产香料。伏思沉香乃天地灵秀之气,千百年而一结。昔当未奉采买之先,黎彝不知贵重。老贾贪图厚利,胃毒走险而进,或有携扶而出者。自康熙七年奉文采买。三州十县,各以取获迟速为考成之殿最,滑役入其中,狡贾入其中,奸民入其中。即蠢尔诸黎,亦莫不知寸香可获寸金,由此而沉香之种料尽矣。若候再生再结,非有千百年之久,难望珍物之复钟。先奉部文,本年沉香限次年二月到京,尽因采买艰难,催提纷纷,本年春夏初犹银香兑重,及至逼迫起解之时,甚有香重一倍,而银重二倍者。恐三两五钱之官价,仅足偿买香解香之十分之一耳。况琼属十三州县,供香百斤,而崖独有十三斤之数。嗟!崖荒凉瘠苦,以其极边而近黎也。且香多则解费亦多,籍曰产香,岂又产银乎?”书中抨击了地方官员暴征横敛的行为,破坏了沉香赖以生存的基础。清朝时期黎族地区沉香采办的乱象,足以令人哑然。清人屈大均在《广东新语》中描述了采香盛况:“欲求名材香块者,必于海之南也”,那个时候的海南沉香在香料中价值如此之高,但乱砍滥伐的现象普遍存在。

海南沉香

海南沉香
 

海南沉香自古闻名遐迩,远销大陆海外,由于山岭上天然结香的本来就少,乱砍滥伐导致大量的土沉香树种在人为干预下加速消失,再加上过去采香者往往釆其十分之一二,毁其资源十之八九,造成沉香产量日益减少,质量也趋下降,甚至采买艰难,一件难求。众所周知,抗日战争时期,侵华日军再一次对海南岛的沉香资源进行了疯狂的掠夺,使得海南沉香的发展更是雪上加霜。

不过近年来,由于海南人工种植沉香技术的逐步发展,让沉香产业紧张局势缓和下来,并且逐步推广到市场。虽与古时沉香产业相比,还相差甚远,但我们相信,随着种植技术和民众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社会对沉香的需求会慢慢扩大,海南沉香也会成为大众的常规消费品,中华沉香文化也会重新回到大众的视野!

《沉香结缘100问》